订阅 Subscribe
订阅邮件推送获取我们最新的更新
Get email notification while we do updates
您的邮箱地址
Email Address
提交 Submit

首页 > 研究中心 > 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研究基地

Home > Research Center > 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研究基地

研究中心简介

ResarchCenter Introduction

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研究基地

根据建立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要求,专门从事金融法律和金融监管相关理论、政策和实务研究,为政府部门、监管机构和国内外企业、单位和个人提供咨询服务,努力成为金融法律和金融监管领域的理论研究基地、政策咨询基地和学术交流基地。

研究基地主页:金融监管网http://www.flr-cass.org

研究基地订阅号:FLR金融监管(flr-cass)

组织架构:

中心主任:胡滨

中心副主任:尹振涛

研究员:郑联盛


最近动态

Recent Development

BigTech和金融基础设施:逻辑与建议

演讲 尹振涛 2019年10月04日

大家好,首先我先和大家汇报下今天的选题由来。2017年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十次集体学习,习总书记谈到了三个统筹监管,一个是关于金融控股公司的统筹监管,一个是关于金融基础设施的统筹监管,第三个是关于金融数据的统筹监管。上一期沙龙主要讨论的是金融控股公司,这一次我们讨论第二个统筹监管。同时,9月9号,深改组关于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新闻报道出来,我们今天的选题就非常的具有讨论价值和意义。

12.png

我今天向大家汇报的主题是Bigtech和金融基础设施。选题来源于我之前的两篇文章,这两篇文章都发表在2019年的《中国金融》杂志上。一篇文章是讨论Bigtech做金融业务的特点,第二篇文章是谈互联网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问题,当然互联网金融控股公司大多就是Bigtech。我也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包括刚才邢老师谈到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是不是金融基础设施?我也在思考同样的问题。第三方支付是不是基础设施?是支付宝、微信支付是基础设施,还是可以说现在的网联是基础设施?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事实上,同样的道理,我们也可以探讨金融云是不是基础设施。

我今天主要是一些简单的思考,金融科技或者大科技公司他们做的一些事情,或者他们的金融业务,到底跟金融基础设施是什么关系。首先,我先把我的观点抛出来,我认为包括第三方支付,金融科技公司他们做的一些业务,我认为不完全是金融基础设施,不宜把金融基础设施这个定义变得特别广泛。具体来说,我有两个观点。第一个观点,bigtech所做的事情主要是在参与当前的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或者是其中的一部分,但很难独立的作为基础设施。第二个观点,我们目前金融基础设施,大多数是官方主导甚至政府部门,但是在金融科技的背景下,应该吸引更多的科技企业或互联网公司参与基础设施建设,这也有助于防范和发现金融风险。

今天,我把个人一点粗浅的思考和各位专家汇报一下。第一,关于Bigtech金融业务,我们先不谈从事金融基础设施,就是金融业务。互联网金融和金融科技一直是这几年大家讨论的重点,也是中国金融创新的一个重要表现,但是随着互联网金融风险的暴露,在风险专项整治的背景下,又有了新的变化或者趋势。具体来看,就是原来哪些初创型的金融科技企业现在的发展受到了限制,并且将来也可能越来越难立足,这一点从P2P网贷市场就能看出来。而另一个表现则是,大的科技公司越来越重视发展金融业务。不光是中国表现比较明显,像苹果今年发布会上,除了新手机公布以外,还要发一个苹果的信用卡。前两天我们第二次沙龙的时候讨论Facebook,大的科技公司,大的互联网公司,开始从事金融业务,这是一个大的变化和趋势。围绕行业的变化,监管机构,特别是国际组织,也高度关注大科技公司从事金融业务的风险问题。

我大致列举了几点,一个就是国际清算银行2019年4月份的一篇文章,引起的争议是比较大的,它的结论是支持大科技公司从事金融业务的,认为科技公司的信贷服务是有效率的,这个文章出了之后,除了国际组织以外,其实我们央行也很关注。除了一些正面的文章外,关于一些负面,或者风险的警惕的研究也开始不断出现。有两个新闻报道,一个是德国提出在欧盟层面,可能围绕着大科技公司从事金融业务,要出限制性规定,比较严格的监管。另外就是美国总统侯选人,谈到应该把大型的科技进行拆分,特别应该把金融业务和实体业务进行拆分。

今天的主题有两个概念,一个是大科技公司,一个是金融基础设施。大科技公司的概念,大家也很了解了,我就想引导一下Bigtech这个概念是从哪儿来的,我也做了一个梳理,看了一下文献,这个单词来源于媒体,最早是媒体在总结美国的大的科技公司。2017年8月世界经济论坛就直接用了“Bigtech”,就是指美国的4家,中国的3家,一共7家,并且文章中明确指出只包括这7家,其他都不算。还有一些经典的文章,也开始在引用这个词,在谈优势和劣势。

另外是基础设施,如何去定义,如何去归纳,如果说比较容易的理解,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广义,一个是狭义。从欧盟《高级原则》的角度,我觉得它是相对来说比较狭义的理解,提出了五种业态。如果按照我们去理解,或者学术研究,用广义的更合适,包括硬件和软件,一部分是技术或系统,一部分是制度,这属于广义的概念。

我们在思考Bigtech和金融基础设施之间有什么关系?能不能紧密的合作?有一个美国的学者谈到了金融基础设施有八个重要的要素,围绕这些要素一共是八点,我们在讨论的时候就拿这八点跟科技公司,特别是跟大科技公司对应,大家发现这八点跟大科技公司的特征有比较紧密的关系。例如,第一点,金融基础设施要支持金融活动的基本系统或者服务,例如大的科技公司做了很多技术性的,比如金融云,第三方支付,本质核心就是给金融活动提供基础的服务和系统。例如,第二点是应该增加便利性,金融科技能够快速的发展,这是很大的优势。再例如,第六点基础设施可能会产生自然的垄断问题,这一点大家也有所体会,小川行长提出的“赢者通吃”也有这个层面的意思。这八点的对比有一个比较初步的结论,就是Bigtech从事的金融业务跟我们的金融基础设施,从紧密度来讲还是比较紧密的,他们之间的关系其实是有一定逻辑关系的。

把一个现实进行梳理,我们的金融科技公司参与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大概有哪几种参与的过程?或者历史脉络。第一,Bigtech有技术,技术能够提供从事金融业务,从事金融基础设施一个很重要的基础,如果没有这个技术支撑,没有前期金融科技和金融服务,就没有办法参与金融基础设施,这是关于具备这样的能力。第二,除了具备基础科技能力以外,除了金融服务以外,其实也在提供一些大的,看似像基础设施的服务,一个是支付系统。另外一个就是征信,信息系统,虽然征信可能不算《高级原则》当中的重点,但是征信,信用服务也是金融市场发展的基础。还有是云服务,还有交易平台。例如,今天蚂蚁金服余额宝等等产品,其实对接的不光是自己的产品,变成了一个交易平台,或者说信息发布的平台,对接了各种金融机构,包括银行的理财产品,包括一些货币市场基金的各种基金公司的产品,其实是一个服务的平台,这就是一个商城的概念,商城从金融服务的角度来讲也是一个基础设施。

围绕类别也总结了一下,Bigtech搭建的金融服务平台,我没有敢命名为金融基础设施,因为觉得这个概念太广泛了,所以我更喜欢用金融服务平台这个概念。一个特征,依托更多的是技术,第二是以效率为主要的搭建的目的,要提高效率的,另外是结构的确产生了鲶鱼效应,比我们传统的金融服务平台,或者是一些其他的机构引入到了这个金融服务平台当中。

另外,目前bigtech参与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有几种合作的模式。一个是与传统的金融机构一起来合作共建的模式。一种是自己建服务平台,另外一种是很多科技公司也在用这种技术手段搭建大的服务平台,还有一个是与政府构建,这里也举了一些例子,包括网联和信联,还有一些像光大云付,传统的金融机构的技术手段也在搭建综合金融平台。

第三部分,主要是谈我们目前金融基础设施的现状,大致有三个特点。第一,主要是政府部门主导的,非市场化建设机制。第二,各个基础设施板块相对比较独立,没有形成有机的整体。第三,可能存在的风险,大家引起关注,但是没有很明确监管的科技平台参与的基础设施。

最后主要是聚焦到建议部分,有这么几个核心的观点,第一个观点,因为有了科技手段,并且我们的基础设施在科技方面投入也很大,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个建议,我们是否可以适度的允许科技公司,或者是Bigtech公司参与到基础设施中的建设,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有立法的支持,这是在立法层面。第二,我们的治理过程中要考虑到竞争力的提高,这个竞争力的提高更重要的是引入市场化的机制,我们现在主要是以行政的建立基础设施,如果有科技公司,或者是这种企业参与,可能大家会形成一定的竞争,有了竞争就会有效率的提升,另外是有合作的关系。另外,围绕着统筹监管,到底如何去统筹新型的有Bigtech参与的金融科技公司的监管,可能还是一个新的问题。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些思考,一会儿大家在讨论的时候可以进行讨论,这是一个新的话题,也希望得到各位老师的指正和建议。

我就汇报这些。


全文
收起

中国金融监管的参照与借鉴

评论 胡滨 2019年08月26日

《全球金融监管——如何寻求金融稳定》一书为尹振涛博士译自美国经济学家乔治·尤盖斯(Georges Ugeux)2014年出版的著作“International Finance Regulation:The Quest for Financial Stability”,该译著于2019年6月由经济管理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作者乔治·尤盖斯目前是伽利略国际顾问公司创始人和哥伦比亚法学院客座教授,其曾在法国兴业银行、纽约证券交易所等任职,他具有四十余年的业界经历、亲身经历了多次金融危机,对金融危机及其治理有着独到见解。译者尹振涛博士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研究基地秘书长,长期从事金融风险与金融监管领域的研究,其成果颇为丰富。

1.png

针对近十年来次贷危机、雷曼危机、欧债危机等现实事件,并以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丑闻、摩根大通“伦敦鲸”交易损失案件等鲜活的案例为微观剖析对象,作者从金融监管的多重目标、历次危机的演进与教训、监管机构的重叠复杂性等宏观层面到资本充足率、流动性和杠杆比率、衍生品市场监管、银行处置与重整、影子银行、评级及审计机构监管等微观层面,再到中央银行的角色定位以及全球金融监管的挑战,作者对于涉及金融监管的所有核心问题都展开了系统、客观的分析与评论。作者认为,相比于以往的金融危机,新危机的全球传染性更强,引发危机的根本原因也不再是宏观经济的不稳定,而是金融体系自身的不稳定。在此基础上,作者卓有贡献地指出,以往各国监管体系各自为阵的监管措施,已无法应对全球化背景下的金融危机,建立国际间协调的监管体系成为有效维护金融体系稳定的关键,进而提出一系列促进全球监管一致性的政策建议。

作者所讲述的几点事实应引起我们高度关注:第一,全球化加剧了金融体系的复杂性和不稳定性,使得系统性风险更易形成、危害更大;第二,对全球金融危机的监管具有分割而又冗杂重叠的特征,无法有效监测和处置全球化背景下的系统性风险;第三,全球金融监管方案存在明显的“泛美国化”态势,规则多在美国主导下制定,主要服务发达国家,而缺乏对多边利益的维护;第四,各国监管部门在金融危机的处置中,所采取的应急措施通常缺乏立法行政程序,甚至与该国的宪法精神和法律法规相悖;第五,尽管各国的金融监管措施众多,但实际上都没有改变金融的违法文化、构建守法的金融伦理,而且相对于个人责任,监管更关注的是机构责任。

针对这些全球金融危机中显现出的典型现象,作者的观点主要集中于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在全球化的金融体系中,应重点关注规模巨大且结构复杂的跨国金融机构,因此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至关重要;第二,复杂而混乱的监管格局导致信息分散和权责不明等问题,因此全球金融稳定需要构建一个总体协调、简洁有力的大框架,各部门间有着高效的信息共享机制和明确的监管责任边界;第三,全球金融监管体系的构建不应是少数国家主导下的规则制定,各国监管机构应充分展开多边谈判,共同参与全球金融监管规则的制定;第四,从根本上解决全球金融危机,需要的不是临时、带有政治色彩的救济方案,而是持续推进且符合各国法律法规的监管规则;第五,公司治理和组织文化应成为金融机构风险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加强股东话语权和强化个人责任制应成为约束金融机构高管行为的重要手段。

该书对中国金融也给予了高度关注,从全书的核心观点来看,未来中国金融监管体系改革任重而道远:

首当其冲的是金融监管回归本源,既应包括宏观上的经济稳定和金融稳定,也应包括微观上的消费者保护和纳税人保护,其本质则是寻找信用和风险的协调之道,其关键在于金融监管不能违背现有的法律法规、且应由合法的行政或立法程序来确立。

其次随着中国金融机构广泛参与全球业务以及外资的进入,金融监管部门对系统性风险的管控应充分考虑全球化的影响,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界定则应加入其在全球金融体系中地位的衡量以及国际金融监管规则的影响。

再次是监管协调的问题,在国内层面,相对于监管体系结构调整,中国监管体系应着力构建透明高效的信息共享机制、降低金融监管成本,同时明确各部门权责、缩小监管套利空间、强化监管权威;在国际监管协调方面,中国的金融监管部门应积极倡导通过多边磋商机制来制定国际监管规则,强调欧美以外的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参与,并着力增强中国在国际金融监管规则制定中的话语权。

最后,中国的金融监管规则在微观上,一方面应细化到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层面,从防范、预警到处置各环节上明确金融机构及其高管等各自的法律责任;另一方面则应充分利用监管规则加强金融舆情监控和金融消费者教育,构建良好的金融文化氛围。

此外,尽管本书在全球金融监管诸多关键问题上展开了有意义的探讨,但仍留有不少难点问题未给出直接答案,值得我们共同思考和探索。例如,当全球金融危机出现时,监管部门应为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提供怎样的应急方案;全球金融监管协调最大的障碍实际上是制度障碍,如何平衡金融监管、经济政策和政治制度的关系;金融监管权究竟应是主权的一部分,还是应保持相对的独立性;跨主权的金融监管如何保障实施、如何与各国财政政策相匹配等等。这些都需要更多的研究予以支持,也需要更多的学者予以关注。


全文
收起

中心专家

CenterExpert

媒体报道

MediasPress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 2019年08月23日

顶盛体育网站-西班牙甲级联赛-全球赞助商